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医院简介
最新动态
南方日报社社长、中央记者亲临我院参观指导
2018年11月26日,原南方日报社社长刘陶、中华儿女报刊社主任记者徐军莅临我院参观指导。我院广州华兴康复医院位于广州市天河区沙太南路,是一家非公立综合性医院。

刘社长在办公室与我院副院长孙向东、院办主任李创有、护理部主任张进媚、医保科科长温清云等进行亲切交流。刘陶社长来院一直强调“习大大”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习大大”多次重申坚持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刘陶社长提出,这也是给民办医院“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

△副院长办公室,左起:孙副院长、刘社长、医保科温清云、护理部张进媚

刘社长询问了我院的基本情况,护理部张主任做了详细回答。刘社长提到,在大部分患者的心里"医院规模大,楼房高"就更值得信任,都喜欢涌去大医院,其实,这是患者心理,看不起“小门”。实际上,只要经过卫生部门资质审查合格的医疗机构,具备相应的能力,不管规模大小,公立或民营,大家都应该给予机会,一视同仁。紧接着,刘社长跟我们说起了他88年因车祸在某三级医院的紧急救治经历。他说:
1988年的一天下午,我如往常一般从报社下班步行回家,一辆突然闯入的货车顷刻把我撞倒,头部的剧烈疼痛让我深感不妙,司机立马停车并截了的士把我送回报社,报社同事紧急拨打120把我送往附近某三级医院。我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大概七点,当时急诊接诊的一名值班医生简单地给我检查了一下,就说这个没多大问题,回去擦点药就可以了。这时我爱人立马站出来说:“怎么会没问题!?”值班医生则反问,你觉得有问题,那问题在哪里?幸亏我爱人也是学医的,她说了三点:第一,他的右手右脚已失去知觉,左脑控制右侧肢体,说明左脑受伤;第二,双眼瞳孔放大,第三,喷射型呕吐,吐血达3米高,来院前已经擦洗干净。值班医生然后不急不缓地地说了一句“那就照个CT吧”,直至看到结果他才紧张起来,暗自默念“差点走鸡”,马上致电科主任报告,立即给我安排手术。脑外科医生林主任赶到时已快10点了,免去一切签字流程,直接为我紧急开颅手术,可幸的是,最后手术非常成功。后来这位林主任跟我成为了一生的至交,他曾说,如果再耽误40分钟,你要不变成植物人要不死亡。

话毕,刘社长指着自己的左后脑给我们,显而易见一条8-10公分长的弧形疤痕。刘社长语重心长道:“对于医院来说,态度是第1位,技术第2位,设备第3位,环境第4位,作为民营医院,服务态度尤为重要。”我们纷纷点头称是。

这时徐军主任记者也来了,热情地和我们分享《中华儿女﹒朱鹤亭专刊》(由共青团中央主管,由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主办)。随后,徐记者和我们提到卫生资源分配不均,患者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他以他带一侄子看病的经历为例子:我长年在北京工作,最近回到广州约了广州某三级医院一名专家给侄子看病,一大早去到医院,看到院内外人山人海仿佛集市,很多人挤破头要去挂专家的号,实际看到专家诊室看病三五分钟看完一个。我带着疑虑问医院院长“这样能看好病吗?”他则回答说“没办法”,那院长说现在1个专家1天要看100个号,1天有500人挂专家的号,挂了号后还要等上三四天才能看上病,并且这个情况在本地一些大的公立医院已是常见现象。徐记者总结道,这体现的主要是优质医疗资源总量相对不足,分配不均衡的问题。

△副院长办公室,左起:孙副院长、刘陶社长、徐军主任记者
随后,医院领导陪同刘社长和徐主任记者一起参观了医院门诊区和住院楼。
△磁共振室,左起:办公室李主任、护理部张主任、孙副院长、刘陶社长、徐军主任记者

△住院楼康复科,左起:徐军主任记者、孙副院长、医保科温科长、刘陶社长、办公室李主任

参观过程中,刘社长特别询问了我院磁共振收费、住院时长、主要病种等问题,我院领导一一作答,并认真听取了刘社长提出的一些意见和建议。在其后的交谈中,刘社长对于我院这种“医养结合”的经营模式给予了肯定,并鼓励说广州华兴康复医院的这个“康复”很重要,“康复”值得长远来发展。徐记者也给了我们一些良好的发展建议,我们表示十分感谢。
南方日报社社长刘陶、中央记者徐军本次来院参观和指导,让我院感到倍感鼓舞。他们以新闻媒体人的角度肯定了我们非公立医院作为卫生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公立医院有很多其自身难以克服的各种历史问题,这即是非公立医院的难题也是非公立医院的机遇,当我们能够把公立医院的短处变成我们的长处,那么我们就能在卫生市场争得一席之地。
点击数:340   录入时间:2018-12-3  【打印此页】 【返回】